欢迎访问威展新闻网官方网站
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
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
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
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
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
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
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
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
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
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
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
报料投稿 1234
今天: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经济新闻 >

数学大赛惨败:要么全民奥数,要么打入冷宫

时间: 2019-07-16 14:28 作者:威展 来源:网络整理 点击:

社会

数学大赛惨败:要么全民奥数,要么打入冷宫

俞杨  2019-03-04 11:35:36

从国际奥赛中国队的“惨败” 看学习奥数中的悖论


  数学大赛中国队全军覆没。

 

  在2019年2月25日举行的罗马尼亚数学大师赛上,中国队无一人获得金牌,最好成绩是获得银牌的第15名,总成绩排名第6。

 

  微博热搜截图

 

  与过去“冠军拿到手软”的印象不同,在国际数学奥林匹克(IMO)比赛中,中国队已经连续4年没有拿到冠军了。在这4年里,有3年的冠军属于“连十以内的加减法都不会算”的美国人。

 

  全民奥数

 

  只要稍微上点年纪的人,都还记得中国人的奥数是何等狂热过。

 

  自1985年中国首次参加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以来,截止2018年中国已经获得204枚金牌、179枚银牌、133枚铜牌,将516枚奖牌收入囊中。

 

  金牌拿到手软,冠军的位置更是无人能够撼动。

 

  2015年,美国在第56届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中夺得冠军。美国人激动得热泪盈眶,因为这是美国自1994年以来时隔21年再度夺冠啊。

 

  而在这21年期间,第一名几乎被中国包圆了。

 

  那是一个全民冲刺奥赛金牌的年代。国家队不仅仅是展现学生对数学的热爱这么简单,还要肩负起许海峰为祖国拿到奥运会首金一样的使命。

 

  甚至,有部门要求奥数代表队像女排学习,拿下五连冠!

 

  上世纪90年代末,随着九年义务教育的普及,教育部门取消小升初考试、实行就近入学政策。奥数顺势填补空白,成为重点学校选拔尖子生的参考依据。

 

  中国在全民奥数的道路上一路狂奔,天才们为国争金夺银,普通孩子则为了能够进入重点中学,付出超额努力。

 

  拼奥数是一条公平的路,起码不拼爹不拼财力,是靠自己的努力明刀明枪挣来的,对不对?

 

  过街老鼠

 

  物极必反,过热的事物,迟早一曲“凉凉”,奥数也如此。

 

  拿了那么多的奥赛金牌,中国却始终没有出数学大师。被称为“数学诺贝尔奖”的菲尔兹奖,迄今没有中国籍获奖者。

 

  获得菲尔茨奖的华裔数学家丘成桐毫不客气地炮轰:做奥数竞赛绝对成就不了数学大国。数学其实是在做研究,而奥数却只是在做题。

 

  放眼望去,参加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的国家上百个,但只有在中国,奥数才成为了一门显学。包括发展了很多年奥数的美国,都没有形成全民奥数的现象,只是有兴趣的学生参与。

 

 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,不能要求所有学生都参加奥数,这违反教育学基本的规律,通常也就是3%、5%左右的人可能有这方面的优势。

 

  奥数明明是个小众事物,在中国却变成了大众的狂欢,甚至是负担。

 

  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跟周刊君表示,其实很多才艺不一定能提高人的素质,但我们现在都把它作为一个加分的标准,这样一来有很多从小学就开始的投入,其实是完全浪费的。

 

  葛剑雄批判说,“现在家长抱怨教育花的钱太多,其实真正的教育系统并没有花多少钱,这些都是自己盲目去消费的。”

 

 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,全民奥数成过街老鼠。

 

  2001年,教育部发布奥数禁令;2018年3月,教育部下达《通知》,全面取消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、科技类竞赛等全国性高考加分项目。

 

  禁止了奥赛,家长们更不淡定了。奥数比赛取消,特长生加分也取消,学校靠什么选拔学生?

 

  何去何从

 

  要么全民奥数,要么谁也不允许奥数,问题出在一刀切的非黑即白,奥数能有什么错。

 

  在美国奥数冠军队教练、卡内基梅隆大学数学教授罗博深看来,其实数学很实用,这或许是奥赛选手日后在各领域皆有成就的原因。

 

  但罗博深也指出,不是每个学生都对奥数感兴趣,奥赛夺冠并不代表美国学生数学水准的普遍提升,这只能说明,热爱数学的这部分学生在该领域抵达了顶峰。

 

  禁奥数反而是让天才向普通人看齐。中国禁止奥赛不是放弃奥赛的附加意义回归本质,而是连根拨起,有人打比方说,“不是倒洗澡水,而是直接连澡盆都给扔了。”

 

  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高级教练员范四清建议,应该让学数学有余力的学生参加数学竞赛活动,不应该与升学挂钩,这方面政策应进一步加强。

 

  改革向来不是单线推进。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炳奇发文指出,治理“疯狂奥数”,还需要相应的配套。

 

  所有中小学要有更大的自主办学空间,能在办学中重视学生的个性、兴趣培养。与之对应,还需要建立多元评价体系,不同大学、不同专业有不同的招生标准,引导学生发展不同的学科特长。

 

  归根结底,只有建立了更加多元的考察升学机制,学习的自由才能实现,“奥数该不该学”不是本质问题。

 

  更何况,基础教育和优异选拔,原本就是两条路,我们却习惯混为一谈。

 

  葛剑雄告诉周刊君,中国从家长、到学校、到地方政府都希望把每个孩子往精英的方向去培养,缺乏一种把年轻人培养成普通劳动者的观念,恶性竞争从幼儿园就开始了。

 

  “这个根不在学校,而是在社会。”葛剑雄说。

 

  参考资料:

  国际数学大赛第六,怎么了?中国奥数不行了?2019年3月1日,微信公众号央视新闻

  奥数,为什么总是奥数?(1949-2019),2019年2月1日,微信公众号博雅浮生绘

  中国奥数大滑坡,到底是谁的锅?2019年2月28日,微信公众号西雅图雷尼尔

  问教 | 数学大赛中国没夺金该反思,但不应让“禁奥令”背锅,2019年2月27日,微信公众号腾讯教育

责任编辑:郭惠芬

(责任编辑:威展小王)

国际新闻

更多>>

民生新闻

更多>>

最新文章

推荐文章

关于我们 | 机构介绍 | 报社动态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招聘信息 | 查询系统
【免责声明】本站新闻均为转载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对文章观点有异议或持有反对意见,请及时联系客服删除,谢谢!
Copyright©2014 www.weizhang110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威展新闻网 企业信息
邮箱:314127396@qq.com